胸膜炎的症状

首页 » 常识 » 常识 » ldquo从你嫁给我那天起就该知道,
TUhjnbcbe - 2021/7/29 17:38:00
北京治疗白癜风哪里专业 http://yyk.39.net/bj/zhuanke/89ac7.html

第1章让人闻风丧胆的男人

“啊——疼!”

急诊室里传来一个男人鬼哭狼嚎的声音,接着便是一道平静、甚至有些清冷的女声。

“急性阑尾炎,马上安排手术。”

诊断完毕,护士将病人带了出去,楚洛寒摘下手上的医用手套,面无表情的丢进垃圾桶,然后开始行云流水般写病历单。

刚把单子写好,便听到门外传来几个护士刻意压低的议论声。

“楚医生不愧是咱们内科最好的大夫啊,刚才的手法真是名不虚传。”

“是啊,不过可惜了,楚医生什么都好,就是运气不好,到现在都还没结婚。”

“倒也是呢,楚医生这么厉害的女人,谁敢要啊?”

议论声渐渐远去,楚洛寒下意识的将手伸到了雪白大褂的口袋里,指尖碰到了那枚价值不菲的婚戒。

运气不好?

到现在都没结婚?

没人敢要?

这样刺耳的字眼儿,可真是令人不舒服,不过,对已婚三年的楚洛寒来说,类似的议论她早已经免疫了。

只是想来讽刺,结婚三年,她和那位名义上的丈夫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,说是夫妻,却比路人甲还要陌生。

呵呵,那是有多嫌弃?

楚洛寒止住了思绪,伸手拿出夹板,准备查房。

医院充斥着消毒水味道的走廊,精致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均匀的清脆声响,楚洛寒白大褂的一角随着走路的步伐而轻轻摆动,简单的工作服被她穿出了别样的气质。

脚步刚刚走到转角——

“刚才我看到咱们院长急匆匆跑去急诊室了,好像有什么重要的病人,天哪,什么样的病人能请得动院长亲自过去?”

“这个谁知道,京都有钱人也多,人吃五谷没有不生病的。”

“可是,你想想,能让院长亲自去的,又有几个?”

几个人低声嘀咕,很显然,没有。

楚洛寒嘴角扯开一抹有些嘲弄的弧度,没有波澜的眸子依然平视前方,脚步声由远及近,正在议论的护士便识趣的闭嘴了。

三五个护士不约而同的贴墙站立,齐刷刷的低头问好。

“楚医生……”

“楚医生好……”

护士们的问候声也没让楚洛寒放慢脚步,惯常冷肃的气场,就是她的标签,虽然只是普通医生,却因为这冷静、肃然又清高的气质,为她换来了众人的侧目。

楚洛寒只是象征性的点点头,一手拿着夹板,一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,修长的双腿迈向病房……

查完房,楚洛寒走到卫生间,站在盥洗池前,将夹板放在木架上,附身开始洗手。

“楚医生,脸色怎么这么差?没休息好吗?”同科室的苏美琪关切的问了问。

脸色差吗?

“大概是最近有点累吧。”楚洛寒随口答了一句。

“女人还是要多爱自己一点,虽然你没有男人……呵呵,我意思是,你虽然是单身贵族,但身体是本钱。”

又是这个恼人的话题,楚洛寒不语,苏美琪自知失言,便抽身离开了。

望着镜子里面小巧紧致的鹅蛋脸,楚洛寒不由暗忖,难道真的被护士们的议论影响到情绪了?

凉水顺着手背流淌,带着丝丝冷意,因这有些刺激的凉,镜子中的女人眉心紧紧一皱。

或者说,心轻轻一抽。

该死的,她怎么会突然想到他?

明明早就在那件事发生过之后告诫过自己,这个男人,她今生今世都不会再爱!

即使曾经刻骨铭心!

即使曾经爱到疯狂!

手,再次碰到戒指的指环,这枚随身携带的移动“金库”是为了应付不时之需,毕竟,那个男人如果突然要求见面,她手指光裸着总不合适。

“楚医生!原来你在这里!快,跟我来!院长需要助手,指名让你过去呢!”

护士声音急促,额头上还冒着汗,看起来情况很紧急。

“好!”楚洛寒冷静的应了一声,拿起夹板疾步快跑过去。

急诊室气氛紧张,空气中都是被一股惶恐凝结的味道,楚洛寒心道,究竟是怎样厉害的角色,居然能让鼎鼎有名的院长也紧张至此。

楚洛寒走到病床前,大脑“轰隆”一声炸响,浑身上下的关节像是被强力胶水黏住一般无法动弹,蓦然瞪大的眼睛盯着床上脸色苍白却英气逼人的男子,心,一阵战栗!

床上剑眉深锁的男人健康的小麦色肤色溢出细密的汗水,矍铄的眸子释放出比隆冬白雪还要冰冷的寒光,翘挺昂然的鼻翼下,薄如刀锋的唇抿成了一道线,虽不发一言,却让人不敢近身。

怎么会……是他!

“愣着干什么!病人胃出血,马上准备治疗!”

院长一声断喝,楚洛寒一个激灵回过神来,让院长劳师动众的当然不是什么重大病情,而是眼前举足轻重的病人。

他……当之无愧是值得院长亲自操刀的人物。

他是何人?

京都跺跺脚就能让股市抖三抖的龙氏总裁——龙枭。

凭借庞大的龙氏资产稳坐富豪榜,旗下不光有占据一条街的娱乐城,更有几十个房产、珠宝、传媒、服装、电子等子公司,他的身价有多少?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。

最重要的一点,他就是楚洛寒结婚三年却不被外人所知的——丈夫。

记忆中从不生病的龙枭此刻被疼痛折磨的额头青筋起,深不可测的眼睛转向一侧,刹那间,鹰隼直直刺向了楚洛寒,毫无温度的犀利瞳孔,明显的不悦。

都病成这样了,还不忘用眼神威吓她?

呵呵!她还真是有本事!

胃出血并非要命的病,院长又是资深专家,很快龙枭就脱离了危险。

楚洛寒魂不守舍的走出急救室,垂头坐在长椅上,一颗心扑通扑通乱了节奏。

她以为,她可以心如止水的;

她以为,她可以毫不在乎的;

她以为,她对他已经没有感觉了,

谁知,他一个饮酒过度胃出血,她就全乱了,他冷漠疏远的眼神,还是让她心寒了。

扯下手套,楚洛寒摸出戒指,全球仅此一枚的高端定制南非钻石,当初套在她无名指上时多么灿烂夺目,只是男人附身说的话,还有奢华无匹的海湾婚礼,到头来不过是为了完成一场游戏。

呵——

心里的剧痛如同刀割,但再大的痛也抵不过三年前那一次了,所以,楚洛寒把戒指塞回去,收拾起凌乱的思绪,扶着膝盖站了起来。

回到值班室,楚洛寒抽出病例审阅,不记得忙了多久,办公室门被叩响了。

来者,是院长。

楚洛寒忙起来,不擅长讨好领导的她,对院长却是由衷敬重的,于是自然的扬唇微笑,“院长,您怎么亲自来了?”

院长人已中年,慈眉善目,眉眼一弯,笑出了几道皱眉,“小楚啊,刚才辛苦你了。”

心里略惊,这不是分内事吗?

不等楚洛寒再说话,院长继续道:“接下来,恐怕还要继续辛苦你几天。”

院长所谓的辛苦几天,竟是让她做龙枭的专职医生,全程陪护,不得有任何闪失。

不知情的院长只是觉得楚洛寒医术高超,而且她年轻貌美,照顾这位难惹的大老板正合适。

她却如临大敌,心如注铅。

高跟鞋迟缓的踩在地板上,楚洛寒一次次咬唇。

进去了说什么?

假装不认识?

还是以妻子身份?

岂料,楚洛寒脚步刚踏出电梯口,眼前黑压压的人影就挡住了她的视线。

医院走廊挤满了手持话筒和摄影机的记者!

“莫小姐,之前就传闻您是龙少的绯闻女友,现在您亲自照顾龙少,是不是在宣布两人正式交往呢?”

“莫小姐,您和龙少一直都是媒体公认的天造地设的一对儿,现在公开关系是以结婚为目的要交往了吧?”

“请问莫小姐,您现在是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,是否愿意为龙少退居幕后做豪门太太呢?”

楚洛寒脚底生根,还没来得及走过去,白大褂罩着的身躯紧紧的一绷。

“如果我和枭哥日后成婚,我当然愿意放下所有的工作全心全意陪在他身边,照顾他,关心他,做一个称职的好太太。”

莫如菲的声音柔软如糖,腻的发酸。

莫如菲!

莫氏集团千金小姐,同时也是时下最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,她的脸贴满了公交车封面、电子屏幕,是宅男女神。

“哇!莫小姐你真是个好女人,两位近期有结婚的打算吗?”

“莫小姐事业如日中心居然愿意为枭爷息影,真让人感动……”

……

呵!

如果不是她事先认识她,也一定会觉得这个娇俏美艳的女人赏心悦目,但现在,她只能给出一个评价——满腹心机的绿茶!

问答还在继续,不经意间,莫如菲瞥见了人潮后的那抹白色,骄傲的唇线抹开得意,温柔的笑道:“近期还没有结婚打算,等我们结婚,一定会告诉大家的。”

楚洛寒摸到口袋里的手机,别过头,“保安部吗?马上到VIP病房,有人扰乱秩序。”

放下电话,楚洛寒轻轻扬眉,莫如菲,即便我在龙枭面前一败涂地,也绝对不允许你蹬鼻子上脸!

第2章呦,插足者上门了

安保人迅速清理现场,将记者全部疏散开,“楚医生,我们工作疏忽,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楚洛寒冷然微笑,“我不麻烦,但耽误了贵宾的病情,就真不合适了。”

安保人员知道这里面住的非富即贵,当下了然,纷纷致谢。

人群散去,寂静如初,莫如菲剑拔弩张,“楚洛寒,本事不小啊,成医院的一方霸主了吧?”

楚洛寒鼻端冷哼,“这就是凭本事吃饭和凭脸皮吃饭的区别。”

莫如菲趾高气扬,“羡慕啊?还是自卑呢?不管凭什么,现在站在枭哥身边的人是我,陪伴他的人也是我,照顾他衣、食、住、行的,也是我。”

就不信你楚洛寒没感觉!

楚洛寒冷笑,“照顾的可真好,都照顾的胃出血住院了,莫如菲,你功不可没啊!”

莫如菲咬牙切齿,没想到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“楚洛寒!你别在我面前得意,终有一天,我会让你后悔,让你跪着求我!”

莫如菲高跟鞋“咔!”跺了一下地板。

“等到那天再说吧,大明星。”讽刺之意,溢于言表。

楚洛寒迈步,打开病房门。

她动作极快,利索,干脆。

莫如菲咬紧牙关,攥住拳头,楚洛寒!

恨天高的高跟鞋咔哒咔哒一路小跑,抢在楚洛寒之前扑到了床前,莫如菲心疼的泫然欲泣,“枭哥,我接到电话就从片场赶来了,吓死我了。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会胃出血啊?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好不好?”

娇俏的声音,撒娇的语调,恶心。

简直,聒噪!

面无表情的男人冰冷双目没有情绪,“这么忙?回去好了。”

楚洛寒嘴角轻轻一扬,看来这位,也没讨到好处。

但莫如菲与楚洛寒不同,即便撞了南墙也绝不回头,说好听了,有恒心,说难听了,脸皮厚。

“哎呀,我刚才只是随口说说而已,工作哪有你重要?胃还疼吗?我摸摸……”说摸,这就要下手了。

还真当自己是个角儿啊!

她看不见的时候,爱怎么搞怎么搞,但是当着她的面,动手动脚就绝对不行!

楚洛寒不再犹豫,一步上前,白亮的身影闪进来,微微带笑的脸上,三分嘲讽,七分霸气。

“莫小姐,把手拿开。”

一声“莫小姐”,冷漠的全无往日情分。

莫如菲心里不服,但也不敢继续下面的动作了,缩回手环臂冷笑,“我当是谁呢,这不是堂堂有名的楚医生吗?”

楚洛寒睥睨莫如菲,“不止吧?莫小姐好好看清楚,我还是他的妻子。”

直接了当宣布主权,堵的莫如菲脸色一青。

若单单当着龙枭的面,她可说不出这句话。

龙枭剑眉轻轻一皱,没反驳,也没认同。

这样的无视激起了莫如菲更大的不满,声音都提高了八度,“妻子呀?楚医生,试问哪个妻子和丈夫结婚后还分开居住的?试问哪个妻子进门三年却连一个孩子都生不出的?”

一番话夹枪带棒,冷漠讽刺,极尽挖苦。

楚洛寒下意识的去看床上的男子,他眉目清冷,薄唇封缄。

早该知道如此的,居然还傻傻的以为他会出面帮她。

三年了,还不习惯吗?

是,习惯了,也不需要了。

“呵,莫小姐对我的事果然如数家珍,但我好心提醒莫小姐一句,再怎么样我也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,而你,挤破头也就是个登不上台面的。”

气压低的一触即发,莫如菲对楚洛寒满腔的恨意波涛翻滚,不管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,她始终占不到一丝好处。

这一次,楚洛寒不过是轻轻一挑就让她情绪失控了。

呵,还真是不长进。

莫如菲冷冷一笑,“那又怎样?枭哥爱的人又不是你,占着个没用的虚名而已!摆什么姿态!”

楚洛寒口袋里的手紧了紧,她一语道破,将她的难言之痛说的那般刺骨,宛若一只手伸到了她肚府中,对准心脏狠狠一掐!

这三年,她和龙枭基本上是名义夫妻,除了新婚之夜,这三年,两人共处一室的日子寥寥无几,即便是无奈共处,也都是不欢而散。

说白了,她顶着龙家少奶奶的名分,整整守了三年。

楚洛寒才不上她的当,转念,矜贵冷肃的一笑,“不错,就是这个没用的虚名,你只能远远看着我,觊觎我的男人,我的名分。而我,始终是龙家的少奶奶。”

不轻不重的解释,连主人的架子都懒得摆,但这一局,莫如菲完败。

莫如菲拿出杀手锏,摇摇龙枭的手臂哭的梨花带雨,“枭哥,你听听,这个女人说话真是不要脸!明知道你不喜欢她还死皮赖脸的霸着你!呜呜……”

楚洛寒凝眉。

哭泣,眼泪,多么简单便捷的女人武器,可惜了,她从来不会用,也不稀罕用。

即便痛到心死,痛到绝望,痛到筋骨寸断,她也不会在龙枭面前掉一滴眼泪。

龙枭看看莫如菲,瞬间,凛冽如刀的目光扫向楚洛寒,“出去。”

两个字,如刀似剑,他刚才居然让她出去?!

护这女人护到了这份儿上,他还记不记得谁是他的妻子!

也是,她算是哪门子的妻子?她就是个春联挂画,逢年过节拎出来展示展示,节过了压箱底看都不看。

楚洛寒好脾气的抽了抽嘴角,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出去?你是我的病人,我是你的主治医师,现在医生要替病人检验伤口,要说出去,也应该是闲杂人等。”

一句闲杂人等,挑明了莫如菲的身份。

三年前亲如姐妹,她甚至为了她差点没了命,她却想方设法爬设计让她陷入众矢之的。

她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,她可不行。

莫如菲哭的更凶,眼泪流的哗哗响,不愧是演员,哭戏都不用酝酿,把自己演的像受气小媳妇儿。

谁搭理你!

龙枭不耐的冷声呵斥,“出去,别让我说第三遍。”

楚洛寒攥着病例夹的手,力道加深,他的话化作一道有形的巴掌,当着三儿的面“啪”掴在她脸上,登时火辣辣的疼。

楚洛寒笑不出来了,她青葱十指卷成拳,“我是你的主治医生,必须替你做检查,我也不想再说第三遍。”

话音硬生生的落下,楚洛寒直接跨步床前,胳膊肘一推就把装较弱的莫如菲推到了后方一米外。

莫如菲嘴巴张了张,完全没想到楚洛寒会这么做!

龙枭凌厉的目光盯着楚洛寒,似要将她贯穿。

楚洛寒利索的戴上听诊器,撩起他的上衣,冰凉的器械贴着他的皮肤,男人被接触到的皮肤猛地一紧。

听完心跳,楚洛寒重新将听诊器挂上脖子,从口袋里掏出小型手电筒,“张嘴。”

龙枭:“……”

楚洛寒有些不耐,“我说,张嘴。”

身后的莫如菲看呆了!

“楚洛寒,你怎么跟枭哥说话呢!”

楚洛寒鸟都不鸟她,继续盯着龙枭的唇,手电筒的光打亮了他完美的唇线,楚洛寒只觉得喉咙一紧。

“要么闭嘴,要么出去。如果诊断有误,你能负的了责任吗?”

莫如菲心里憋着一股气,倒真的不敢说话了。

龙枭眉头一拧,张开了嘴巴。

“伸舌头。”

龙枭:“……”

“好了。”

楚洛寒啪嗒关上手电筒,放回口袋,在病历上行云流水的写了几行字,医生专用字,写的跟鬼画符似的。

莫如菲好奇,探着脑袋去看,楚洛寒大大方方将病例送到她眼前,“看得懂吗?”

语气,讽刺。

莫如菲被噎了。

龙枭深不可测的眼眸打量楚洛寒,心底好像被什么东西轻轻触到了开关,生出一股莫名的异样思绪。

楚洛寒刚才的一系列举动,触到了龙枭的逆鳞,一股烦躁充斥在头盖上,被女人吆五喝六,枭爷心里很不爽。

“现在,滚出去。”

楚洛寒“啪”合上笔,心狠狠一痛,脸上没有一丝波澜,“完事儿了,不用你请,我自己会出去。”

话毕,楚洛寒昂首离开病房。

“啪!”

刚转身,玻璃茶杯被摔碎的声音刺痛耳膜,她脚步未停,表情却狼狈不堪。

这个杯子,他是想砸在她身上的吧?

厌恶,竟然已经到了这个程度。

“枭哥你别生气,跟这种女人生气不值得,枭哥你消消气,楚洛寒这个不要脸……”

后面是什么,不想再听了。

走廊有风吹过,寒意侵来,楚洛寒无波的脸上藏着满心的兵荒马乱。

赢了莫如菲又如何?

于他,她永远都是输家,永远没有翻盘的余地。

自嘲的扬扬头,楚洛寒吐纳一口气,折身走回值班室。

下午有几个急诊,忙完已经是五点多。

今晚不是楚洛寒的夜班,但院长要求她“二十四小时”照顾龙枭,她只得临时加了个夜班,医院心神不宁的吃了饭,回到值班室,几个闲的无聊的护士又在议论。

“医院了,贴身照顾VIP的龙枭,记者围了一条走道啊!那场面,太震撼了!”

“这么说莫如菲真的和龙枭在一起了啊?果然啊,有钱男人都喜欢明星,模特什么的。”

“龙枭长的那么帅!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!要是能和龙枭共处一晚,死都愿意了。”

“瞧你没见过世面的样子!”

“世面我见过,但这么大的世面,我还真没见过。”

楚洛寒脚步声传来,护士们便噤声了。

“楚医生……你也值夜班啊?”一个护士小心翼翼的问。

楚洛寒翻开一本医书,看着,低声应了一下,“嗯。”

另外几个护士互相递眼色,大着胆子问,“楚医生,听说院长让您照顾龙枭……那,晚上查房的时候,您带谁去啊?”

照例,主治医师查房会带着一两个护士,楚洛寒是空降VIP病房的内科医生,这里的护士她可以随意支配,楚洛寒翻了一页书,淡漠的扫着黑字,“嗯?”

护士们见到胜利曙光,殷勤请缨,“楚医生,能不能带我去啊?”

“还有我……”

“还有我……”

楚洛寒扫了一眼值班护士,大晚上值班的确无聊,是该找点乐子提提神,但,龙枭是谁想看就能看的?

笑话。

怎么说,那也是她的男人,她虽不能独享,也不会大方到与人共享。

“我自己去。”

护士们:“……”

“叮铃铃……”

单调急促的铃声突然响彻值班室——

“小楚,你怎么回事?我是看你做事成熟稳重才让你去当冷枭的主治医师,你竟然连病人发烧都不知道?你是医生,胃出血发烧多严重还需要我教?!”

劈头盖脸一顿批评让楚洛寒傻了眼,冷枭居然发烧了?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1
查看完整版本: ldquo从你嫁给我那天起就该知道,